40025092_2053832277982803_7504024112038150144_n

SIDF 2018 Media Coverage

24/08/2018 Dance Concert at Sibu Civic Centre & 25/08/2018 Japanese Bon Odori Dance Workshop news coverage. Well done everyone!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39900388_2050521974980500_8717900282136100864_n

Media Coverage

Thank you so much to the media for the huge coverage. 感谢媒体的大力报导!

sidf2

Thank you!!!

It’s our pleasure to have Patrick Suzeau and Julie NH in our festival who were emitting such a positive energy to the audience especially Patrick Suzeau you have been in SIDF for the last 3 years and I found your interview on the newspaper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Malaysia Sin Chew Daily 星洲日報 詩巫 today. Thank you to […]

sidf

感謝星洲日報登載

一場結合160位國內外舞蹈工作者聯合演出的晚會,將於8月30日,9月1日與9月2日在詩巫民眾會堂上演! 去年(2016)的觀眾怎麼說: ~“這些表演做夢都夢不到的,太特別了!” ~”舞蹈晚會燈光的變化,讓人感到稀奇。表演不僅特別,燈光的變化與設計,讓人眼前一亮,驚喜連連。可以看出主辦單位的用心!“ 感謝星洲日報23/8/2017的登載 有意觀賞舞蹈晚會的朋友,趕快行動咯~!

Screen Shot 2016-09-14 at 6.09.36 PM

舞過5年 – 詹雪梅

感謝詹雪梅再次在星洲日報專欄(14/9/2016)為《詩巫國際舞蹈節》發文。 Thanks to Sinchew Daily’s journalist Chieng Mei for her reviews on Sibu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 released Sept 14, 2016. 筆下真情:舞過5年(刊於2016年9月14日,星洲日報言路版) 詹雪梅(砂州新聞編輯) 於本月9日開始至13日,為期5天的詩巫國際舞蹈節結束了。在10日至12日的三晚舞蹈晚會上,20支來自13個國家與地區的舞團共呈獻了47支舞蹈表演。 近50支風格各異的舞蹈,在同一舞台上不間斷地演出,數量、總類之多在詩巫是前所未有的。這不僅創下了詩巫文化藝術表演的記錄,也創下了五年來詩巫國際舞蹈節本身的記錄,亦是目前為止砂拉越的最豐富舞蹈晚會。 當然詩巫國際舞蹈節並非以量多為追求目標,主辦方雖對參與隊伍有一定要求,卻不標榜高格調,也不設高門檻,分享、學習、交流一直是舞蹈節不變的主調。讓舞者們因舞蹈而相聚、交融,為舞蹈者愛好者設立一個表演與觀賞平台,給對舞蹈沒有特別興趣者一個近距離接觸舞蹈的機會,借此讓更多人喜歡上舞蹈藝術,提高舞蹈欣賞能力,進而讓舞蹈更多元、專業、美妙,才是舞蹈節的最大目標。 然而在本地,舞蹈相對於其他大眾流行文化而言,終究還是小眾文化,憑票入場的表演會場裡,不容易看到人山人海的爆滿盛況。到場的觀眾沒有激增,也不見銳減,可是這卻非衡量舞蹈節成功與否的指標。 詩巫國際舞蹈節是項非營利活動,5年來能年年不衰,熱力不減的主辦,靠的是一批不計回酬,熱愛舞蹈、關愛詩巫,希望能把舞蹈節打造成詩巫優美名片的一群詩巫人,他們當中有大企業家、有社會領袖、有平民百姓、有年長者、有年輕人,各憑能力為舞蹈節出錢出力。若沒有詩巫人的大力支持,這個舞蹈節實在不可能堅持5年。年年持續匯聚詩巫人的力量和熱情,算不算是一種成功?我想是的。 在官方支援、撥款有限的情況下,承辦詩巫國際舞蹈節的犀江舞蹈團,咬緊牙根撐了5年。5年來,無論是主動報名有意參與,或受邀後樂於參與的外國舞者也越來越多,詩巫舞蹈節在舞蹈界裡不再陌生,不再默默無聞。從這個角度而言,是的,這也是一種成功。 此外,5年下來,年年捧場的觀眾也開始越來越有要求,越顯挑剔了。對場地設施、對演出舞蹈品種、對舞台燈光效果、對現場音效、對舞者的要求,都一年比一年多。這不是主辦方退步或原地踏步,而是觀眾進步了。這顯然更是一種成功。 但是舞蹈節不會理所當然的成功存在,或理所當然的年復一年的成功主辦,除非有足夠的各方支持,包括官方有規劃和持續性支撐和援助。

sidf

Media Mass Coverage

Thanks to media mass coverage on Sibu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 Welcoming Night 2016 感謝媒體為2016詩巫國際舞蹈節《歡迎晚會》所做的報導!

sidf

星洲日報 – 藝起翻世界

感謝星洲日報–全國版《藝文週報》2016年9月1日的全面報導 A full cover page by Sin Chew Daily today 1/9/2016 http://epaper.sinchew.my/s//6wgvr http://epaper.sinchew.my/s//4a5j9 http://epaper.sinchew.my/s//fot12 Mark your calendar for SIDF 2016 ! 第五屆詩巫國際舞蹈節,《舞蹈晚會》票券每張RM25,已經開始發售。 Ticket to Dance Concert RM25 each available at: 1. Rejang Book Store 拉让书局 084-313036 2. Payung Café 016 890 6061 3. Wen Hua Bookstore 文华书局 084-333140 4. Sugarbun (Jalan Pedada Branch) 084-311770 5. […]

sidf3

Tons of thanks

Tons of thanks to friends from the press for the coverage of SIDF 2016. 感新聞界朋友的協助報導,<詩巫國際舞蹈節>才能為大眾所知。 Terima kasih kepada rakan media atas laporan akhbar, supaya SIDF 2016 dapat diketahui.

sidf

歡舞,觀舞。再看詩巫國際舞蹈節

文:詹雪梅(刊於星洲日報2015年10月16日) ★花季還遠,仍在培植 詩巫,向來不是文化匯萃之地,要在拉讓江畔的一方水土上培育一項國際文化活動,是逆水行舟,往往要比其他交通便利、各種資源豐厚的地方來得苦與難。詩巫國 際舞蹈節是逆流而上後,被拋在泥濘中一顆種子。雖然已走到了第四年,但舞蹈藝術文化的嫰芽,才剛從拉讓江畔濕潤土地裡冒出一點綠,開花的季節還遠著。 舞蹈在詩巫緩慢生長,詩巫國際舞蹈節的靈魂人物陳勇光一點兒也不心急。他心中有譜,短短三五年,還不足以讓詩巫盛裝舞蹈韻味,也不足以讓舞蹈承載詩巫飛 翔。他在舞蹈節草創期裡摸索後,有了明確的首5年目標──5年內旦求推展和普及,把各地的各種精彩舞蹈帶來詩巫,不為別的,只希望讓多人有機會接觸。 有過了立陶宛、泰國、印度、中國、印尼的傳統舞蹈,今年陳勇光讓大家見識了較為少見的現代舞。 在2015年9月24日至26日,為期三晚的第四屆詩巫國際舞蹈節舞表演,現代舞占了一半,現代舞如此大副度增加,前所未有。這樣的表現形式,並非偶然,是刻意的安排。舞蹈節每年都會調整方向,邀請不同國家的隊伍前來,邀來出色的現代舞是今年的其中一個方向。 今年有40支國內外的舞蹈隊伍報名表示要參與詩巫國際舞蹈節的意愿,大會依據參加者提呈的舞蹈視頻最終憑舞邀請了20支,但一支澳洲及中國北京的舞蹈隊伍 因突發狀況無法成行,最終來了18支。18支來自台灣、日本、香港、韓國、菲律賓、印尼、新加坡、美國、斯里蘭卡、柔佛、吉隆坡的隊伍,帶來了近40支舞 蹈。 比起熱鬧歡騰的傳統舞蹈,現代舞在本地的接受度相對較低。三晚舞蹈表演下來,觀眾對近20支現代舞的評價彈贊皆有,台上舞者落力演出,台下有贊嘆痴醉者, 也有不知所以然者。是因為現任舞新穎、前衛跳不進本地一般觀眾心中?陳勇光說,現代舞並不是一種新的表演形式,普及於世界各地已有二三十年,但這舞種,本 地很少見。本屆舞蹈節演出中,利用燈光、音效,舞者參與聲音解說等在本地未見的表現形式,其實都不是新的。 “現代舞有更多的內涵與哲理,有更多屬於舞者者個人經驗與想法。更能傳達各國舞者對生活、社會、文化的反思。欣賞現代舞時不需要去解讀,也不在於懂不懂, 而在於感受和體會,進入舞者的角色去感受舞者的苦悲或喜樂。若把民族舞蹈比喻為寫實畫,現代舞便是一幅幅的抽象畫。然而現代舞一直在影響著民族舞的發展, 且越來越多民族舞蹈在借用現代舞的表現手法。“ 既然這兩種舞蹈不是楚河漢界,涇渭分明的各自發展,反有更多的融會貫通,況如今國外舞者已在現代舞和傳統舞的融合中更優美綻放,我們豈能繼續對現代舞陌 生?今年國際舞蹈節“引進”現代舞不僅多元化了觀賞享受,更是在為本地鋪築一條長遠的舞蹈之路。當外國優秀舞者為我們開了眼界,讓我們知道舞原來還可以這 般舞動,看不看得懂反而是其次了。 ★賞舞,帶上開放的心 自第一屆國際舞蹈節以來,被大大黑布包裹著的舞台,除了燈光和舞者之外,什麼都沒有。節目開始到結束,詩巫民眾會堂裡只有舞蹈,擴音器也只傳出舞蹈的配樂 和音效,全場不報舞蹈節目、不介紹舞者、不解說舞蹈。當台下燈光一暗,就等台上燈光亮起,進入不被干擾、不被打插的純舞蹈世界。想知道舞蹈節目者,可在入 場前,向工作人員索取演出節目表。想進一步了解舞者及舞蹈內容者,可事後向募捐的工作人員換取一本圖文並茂的簡介手冊。熟悉陳勇光的人都知道,不預先說 舞,是他不變的Style,或者更貼切的說,是他堅持的Style。這個看來“不通人情”的堅持,背後卻是對開放的期待與養成。 舞蹈節的單面A4尺寸節目單上,只有舞蹈節目及演出單位,別無其他資訊。 若加入舞蹈內容簡介,並不至於開支大增,為何偏偏只字不提? 陳勇光解釋說,每個觀眾入場看舞的目的不同,在舞蹈表演前給予解說,雖說是給觀眾一個指引,但卻也讓觀眾對即將表演的舞蹈先入為主了。如此一來,賞舞的角 度和層面反而被縮窄了。他認為,惟有讓大家以開放的心態去觀賞,才會更有體會。一支舞蹈表演結束,觀眾能看到什麼就是什麼,能感覺到什麼就是什麼。表演結 束後,僅止於觀賞者可隨性離去,受表演激盪而有所想法,或想進一步了解者可再討論與分享,這是他希望舞蹈節展現的其中一種開放性。 舞蹈節體現的另一種開放性是不排名、不評比。雖然舞蹈節過後,有一些觀眾自發的當起評審,為舞蹈各支舞蹈排名次,但大會也只旁觀和旁听,不表態,堅持舞蹈 節是一個讓舞者好好跳舞,觀眾好好賞舞及平等交流的平台。陳勇光相信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懂得賞舞且能看出何者更優,現場觀眾的反應往往是最好的証明,所 以主辦方更無謂進行評比。 “我也希望觀舞者不要帶著點菜的心理,只挑選自己想看的舞蹈,因為敞開心,以開放態度走到舞蹈裡,才能收獲更多。” ★花開,需要更多養分 今年舞蹈節買票入場的人數平均每場在600人左右,不比往年滿場的千逾人熱烈。以往的舞者對滿場的觀眾感到意外,而今屆的舞者則對本地觀眾能安靜、耐心、 專心看舞的表現留下好印象。此外,白天進行的工作坊,三天來約迎來500人次,反應不俗。一如即往,今屆的參與者,無論是舞者或觀眾,都給予舞蹈節正面回 饋,包括總體節目編排、前後台流程安排、工作人員接待、場地佈置都被認為是細緻、周全及高效的。 令舞蹈節大會比欣慰的是,外地舞者都十分享受在拉讓江畔的戶外演出。為了讓舞者更真切的感受詩巫,大會特意讓舞者們從下榻的常青酒店步行到演出地點──江 演公園,以一小段的步行更實在的感受和接觸詩巫風土人情。一位韓國的舞者對陳勇光說,在大城市間穿梭,不過是從一個首爾來到另一個和首爾相似的地方,而詩 巫這個城鎮卻是獨特、迷人的讓人還想再來。 遠方來客喜歡上詩巫,或許是舞蹈節為詩巫加分。但詩巫要能迎來更多舞者、舞蹈愛好者,以及受更多人喜愛,需待改善獲的事有很多,當中最迫切的要屬打造設施完善的專業劇場和劇場工作人員。 舞蹈節每年都在詩巫民眾會舉行,並不是因為這是理想的場地,而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更大的室內場所。迎接舞蹈節的詩巫民眾會堂總是雅致迷人,入場處的佈置是 不可錯過的拍照區、後半場用鋪了地毯的木板墊高,好讓後場觀視線不被阻擋、燈光器材足以幻化出不同的效果襯托舞蹈韻味、音響清晰的不構成干擾……但這些都 不是民眾會堂的原有設施,是國際舞蹈節大會的自行增添。 在舞蹈節前一周,陳勇光必須領著工作人員到民眾會堂修葺一番,好讓破舊的民眾會堂能悄微亮麗迎人。他們必須維修好功能近失的廁所,免失禮於各方來客;必須 清理占滿垃圾的後台與化妝間,免失禮於各地舞者;必須在不平順的舞台上鋪上地毡,免影響舞者演出;唯恐老舊電線負荷不了,他們也必須聘電工為燈光、音響特 別牽置電線。雖再極盡所能,但有些事終究不是他們能力所及的。譬如,雨一來,舞台中央也會滴答滴答的落水。這一次,日本舞者便在彩排中與尷尬的雨滴巧遇。 與民眾會堂工作人員帶來的極大難堪相比,尷尬的雨滴是小巫見大巫。一晚舞蹈表演結束後,醉酒的民眾會堂工作人員對著外國舞者及大會工作人員無禮大聲吆喝和 恐嚇,再粗暴的甩門離開,大大羞辱了一直對詩巫有好印象的外賓。領教了詩巫的不親切不友善,之前給予的完美禮貌接待被這重重一甩震碎了。 若年復一年的堅持、累積經驗及不斷改善提昇,詩巫國際舞蹈節必然可以豐富詩巫,但是這個向國際舞者招手的活動,也必須被給予更多來自於詩巫和砂州的養份。 期盼第一個五年、第二個五年、第三個五年後,在泥濘中求生的詩巫國際舞蹈節能如蓮花綻放在拉讓江畔濕潤土地上,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 清,亭亭净植。